中国小伙欧洲自驾车上睡20天赶路 到俄罗斯被隔离


3月21日,王某某转入“居家医学观察”阶段。4月4日,王某某接医院通知按期复诊,CT检查结果无异常。4月5日核酸检测结果反馈为阳性,庐阳区疾控部门随即启动流行病学调查,并于4月6日发函至合肥公交集团协助调查。

俄罗斯隔离医院一餐(受访者供图)

“既然俄罗斯这样规定,又全部免费,那我会全力配合。”杨勇称,华人朋友也为他宽心,说这是最理想的结果,因为他已经太疲惫了,正好可以养精蓄锐,用14时间的休息来证明自己的健康。

就这样,杨勇开始享受俄罗斯医护人员的免费医疗服务:抽血,口、鼻腔粘液提取化验,还成了当地媒体上的新闻人物。

与医护人员告别后,杨勇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,然后跟着警察去提车。“隔离14天,终于自由了!”杨勇早已按耐不住再次驾车出发的心情,但回忆起这半个月的隔离时光,“还是有些舍不得,感觉自己挺幸运的,碰到了一群可爱的人,他们面对疫情依法办事,但更通人情。”

时间退回到60天前,杨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俄罗斯经历14天隔离。这位26岁的重庆小伙、梦想着把中餐连锁做得比肯德基更强的热血青年,2019年12月22日从重庆启程,一路北上穿越中俄边境,开启一段横跨亚欧二十国的自驾之旅。然而,伴随着杨勇向西行驶的车轮,一场影响深远的疫情正迅速蔓延。

“欧洲也危险了。”这是杨勇3月3日发的一条朋友圈,地理位置显示在英国。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这么近。杨勇是从新闻里听说意大利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,但当时在英国街头还没有人戴口罩,公共场所也没有特别防护。为保险起见,接下来的行程,杨勇决定避开人多的地方,尽量选择偏僻景点游玩。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

3月31日,拿到护照的杨勇终于解除隔离了。临走前,疗养院院长送给他一盒巧克力。杨勇感激地说,“这14天里全疗养院6个医护人员轮流照顾我,太感谢了!本来是不想回国给祖国添麻烦,没想到反而在俄罗斯给大家添麻烦了!”

4月5日0-24时,新增无症状感染者4例(均为境外输入,其中乌克兰1例、阿富汗2例、俄罗斯1例)。无当日转为确诊病例,无当日解除隔离病例。截至4月5日24时,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51例(其中境外输入38例)。